朗读者

读了《朗读者》小说, 发现了一些电影中没有说明的细节.

剧情

十五岁的学生米夏在回家路上偶遇了三十六岁的汉娜, 两个人成为情人. 米夏每天放学先去去汉娜家给汉娜读书, 然后两人洗澡, 做爱. 汉娜在一天突然离开, 米夏很久之后才把汉娜忘掉, 却再也没法爱别人.

米夏进了大学读法律, 再次看到汉娜是二战之后在法庭上, 汉娜作为关押犹太人的看守而被审判. 汉娜被指控终身监禁. 米夏后来一直继续为汉娜朗读小说, 把录音的磁带寄给狱中的汉娜. 汉娜在出狱前一天在狱中自杀.

朗读 图片来自豆瓣

阶级

电影只让我感觉这是一段在年龄上悬殊的感情, 小说中细致描写了双方的家庭, 让我意识到这段感情在阶级上也是很不匹配的. 汉娜是一个底层文盲, 米夏是高级知识分子的家庭.

汉娜不识字, 经历坎坷, 十七岁去柏林, 在西门子做女工, 参加了一战, 战争后找了所有能干的工作, 认识米夏的时候在做公交车检票员这种简单工作.

而米夏的父亲是一位哲学教授, 白天有学生排着队找他请教问题. 家里有着丰富的藏书, 他父亲自己还出过书.

看电影的时候, 我把自己想象成的是米夏, 一个男性角色. 读小说看到汉娜这么坎坷的经历, 能更多代入汉娜这个角色. 汉娜第一次来到米夏的家里, 看到他家有一面墙的藏书. 汉娜和米夏出去玩, 只能依赖米夏找餐馆点菜住宿, 这种无助的底层角色刚到大城市两眼一抹瞎的状态让我很代入, 我也羡慕别人能在家里有一面墙的藏书. 也想起了自己从村里到城市的大开眼界, 第一次出国住宿时候的茫然无措.

情侣的误会

电影里也有汉娜和米夏的吵架, 吵得莫名其妙, 读了小说才明白.

汉娜是公交车剪票员, 米夏拐去搭乘她那一班公交车. 公车有两节, 两节都没有乘客, 前一节有司机, 所以米夏想单独和汉娜相处, 就一直呆在第二节车厢. 但是汉娜迟迟不来找自己, 和司机聊天. 米夏很生气, 自己专门来看她, 她却不理自己, 后来在一个荒凉地方下车了, 哭着走回去.而汉娜是不懂米夏想和她单独相处才没去找她, 可能也是为自己干这么简单的工作而不好意思了, 以为米夏不来第一节车厢找自己因为自己的工作太傻了. 这两个人才互相在乎而互相生气.

汉娜说「你根本没伤到我, 你还不够格呢!」, 汉娜虽然嘴里这样说, 但是是生气的.

法律的追溯权

小说比电影深刻一些在于严肃法律问题的探讨, 电影完全避而不谈了.

本书的作者是一位法官, 书中的米夏也是一位研究法律史的人. 再在法庭上遇见汉娜之前, 班上主要讨论的主题就是法律的追溯权. 为纳粹政府工作的人, 当初杀死犹太人的时候, 这些行为是合法的, 但是现在我们认为杀死犹太人是非法的, 所以这些汉娜这些工作人员因为过去的合法行为, 需要面临审判, 现在的法律要追溯到她们过去的行为. 米夏在庭审上遇见汉娜之前, 也是相信法律的追溯权的. 但是在法庭上见到自己的爱人受审判之后, 米夏内心就矛盾了, 我们真的应该追溯之前的犯罪, 我们在做正确的事情? 看到小说后半部分, 我猜想作者是把一些法律的严肃思考包装在一个爱情故事里, 把严肃问题通俗化了, 让更多人思考这样严肃的问题.

麻木不仁

从小说里读到了两层的麻木不仁. 第一层是汉娜等为党卫军效力的人, 在杀死犹太人的时候, 不管是枪决还是送去毒气室. 她们并不恨犹太人, 她们也不爱犹太人, 她们对犹太人的态度是无所谓的, 不在乎的. 她们只是把今天的工作完成, 就像工人拧完今天的螺丝钉一样. 另一层的麻木不仁表现在对汉娜这些人的审判者上, 小说对法官和律师的描写很有意思. 法官和律师也并不真正关心正义, 法官连续庭审几天也很疲惫, 很不喜欢汉娜否定指控补充新的信息, 只想把活干完. 律师也是一样地例行公事, 关注自己辩护的辞令. 这些审判者虽然在审判犯下罪行的人, 但是小说把审判者和被审判者描写成了同一类人, 都想快速结束工作, 结束别人生命. 看似审判者代表了正义, 被审判者是罪恶的, 需要为过去的谋杀负责, 但是小说的描写说明, 审判者在审判的过程中, 犯下了和被审判者一样的罪行– 麻木不仁.

中文翻译

说一说本书的中文翻译. 毕飞宇在他的《小说课》里聊到过小说的语言, 反面例子就是这版钱定平翻译的《朗读者》. 在米夏第二次见到汉娜, 汉娜在厨房换衣服, 米夏在门外偷看, 他被她换衣服时的自然和放松打动, 但是钱先生把汉娜单腿站着穿丝袜的体态翻译成「金鸡独立」 美感全没有了!

毕飞宇说, 我虽然不懂外语, 但是这里翻译成「金鸡独立」肯定有问题. 其他很多处也有类似的别扭, 翻译者似乎很想卖弄自己会了一些四字成语, 不管合适还是不合适, 就用上了. 如果妳也要读这本小说, 可能德文或者英文版会更合适一些

Related